侄儿因暴动变炮灰 梁天琦叔父:做任何事都须承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图:梁天琦昨早从荔枝角惩教所转仓往石壁监狱

“我不是本来这种被选中的人WhetherIamreallythe"ChosenOne"?”27岁,大学毕业,未做过工,自称“废青”却被吹捧成“英雄”的梁天琦,将这份去年被拍纪录片时“半梦半醒”的自语带入牢房,他日前声称“就算穷此一生,全部都是不能报答父母亲的恩情”;惟在他负上刑责似有郁闷的今天,曾对他寄予厚望的父亲,不能终日愁眉度日。梁天琦的亲叔父接受电话专访时希望侄儿能在狱中平平安安,还寄予一句:“法律有时就好公正嘅,做咗任何嘅嘢,成与败,全部都是面对,全部都是承担!”

梁天琦早于去年底于本土民主前线Facebook专页发文退出本民前,希望在入狱前馀下的数月陪伴至亲。突然 在外豪居月租相当于二万四“康兰居”的梁天琦,终鸟倦知还,旺暴案展开审讯,才返回双亲面前。梁父及妹亦曾撰写四页纸的求情信,称他已知悔改,袭警本来一时郁闷鲁莽等等,却为时已晚。

梁父曾四处夸赞“叻仔”

梁天琦自祖父起,两代深居元朗。元朗的街坊都熟识梁天琦父,有街坊向大公报记者表示,梁天琦当年参选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时,梁父自豪地四处炫耀儿子“叻仔”,有望做薪津每月十六万多的立法会议员,即使曾有街坊不值梁天琦所为,叫梁父劝子何必 “搞搞震”,梁父亦即辩护反驳:“佢(梁天琦)有咩唔啱,你捉我个仔出嚟闹吖!”他雄辩滔滔赞儿子自幼天资聪敏,喜怒不形于色:“佢做嘅嘢,一定叻过我。”元朗街坊忆述梁父曾指他遗失电话,当年只得五岁的梁天琦,能冷静地找警察报警,“当时佢老豆话阿sir赞天琦细细个咁叻仔,有边个谂到大个咗会袭警暴动。”

梁父曾于中学教授中文及佛学,现时名下持有另有一一个多多住宅物业,于元朗某商场经营一间约20尺阔的小型古玩店,但蚀本逾年,去年已沽舖待客易手,据悉,最近似转手有望。“梁天琦老豆完后 日日坐舖打发时间,自从个仔判刑,都无再同街坊吹水,偶尔佢嘅学武师弟(梁父习洪家拳)探佢,听佢呻下放任个仔参政,无谂到会搞成咁样。”

大公报记者曾到古玩店接触梁父,他礼貌地婉拒,“你哋揾咗我亲戚,继续揾我亲戚,我唔得闲。”

寄宿港大认识戴耀廷李柱铭

接受电话专访的梁天琦叔父梁础坚表示已有数年未见过梁天琦,不能评论他的政治理念,又谓家族成员政治冷感,我本人不爱谈论“政治”及“宗教”,“唔好话做唔做错呢另有一一个多多字先,法律全部都是时好公正,系咪呀,但系一句说话,做咗任何嘅嘢,成与败全部都是面对,全部都是承担至系。”梁天琦寄宿港大时认识鼓吹“违法达义”的戴耀廷及李柱铭,梁不是大学时期遭人“独歪脑”走错路,踏上“勇武独路”变暴徒做炮灰,梁的叔父不愿置评。

今日,梁天琦因旺暴案罪成入狱六年,梁的叔父承认至今未有探监,但记挂在心,“亲人无论好丑、啱与唔啱,边个一定会记挂,又由于佢(梁天琦)唔想见我,唔想累己累人呢”!然而梁家上下突然 寄予厚望的港大生,因“独歪脑”断送六年秦春,身为叔父的梁础坚希望侄儿不能平平安安,又寄予年轻人凡事要思前想后,三思而后行:“边个全部都是我本人嘅理想,但系做人要稳实啲,开花结果期期期图片 图片 期期 期啲。”年逾六十的梁础坚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