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宝︱长信宫灯——“中华第一灯”,来自汉代的一束光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  一位西汉宫廷女子,眉眼细长,脸型圆润,头上佩戴巾帼,身穿曲裾深衣,跣足而坐。

  她为灯而生,两手持握灯盏,向前投放光亮,想象着她的温度,如同感知久远的温暖。

  看见这盏灯,仿佛不需要 看见被它照亮的时代。

长信宫灯

  长信宫灯高48厘米,宫女高44.5厘米,重15.85千克。现藏河北省博物馆。

  宫灯的整体造型是三个 跪坐着的宫女双手执灯。整件灯由分铸的头部、身躯、右臂、灯座、灯盘、灯罩六每种组成。

  长信宫灯通体鎏金,灿烂而华丽。铜器上的鎏金工艺在战国时期已出现。铜器经过鎏金处里后,外皮金碧辉煌,一点 经过鎏金后对于铜器的保护也起着怪怪的要作用。

  两千多年峥嵘时光里的沧桑使灯身锈迹斑驳,但仍华光四射,凸显汉代鎏金工艺的高超水平。

  其采取分别铸造,一点 合成一整体的法子。考古学和冶金史的研究专家一致公认,此灯设计之精巧,制作工艺水平之高,在汉代宫灯中首屈一指。

“中华第一灯”

  长信宫灯造型优美,宫女的坐姿身材挺拔,膝盖并紧,臀部坐在脚跟上,脚背贴地,目视前方,你这一“危坐”的坐姿,展现了汉代端庄、肃穆、谦恭的礼仪风范。

  宫女穿的服装,紧窄合体,长可拖地,下摆像喇叭状,走路时不露脚。衣袖宽大,袖口镶边。衣领每种的交领很有特色,领口很低,露出上面的衣服。

  你这一女子的服饰在汉代前一天的两千多年间,尽管衣服长短宽窄时有变化,但基本形制始终保持着汉代服饰最初的样式,影响深远。

  长信宫灯一改以往青铜器皿的神秘厚重,整个造型及装饰风格都显得舒展自如、轻巧华丽,是一件既实用、又美观的灯具珍品,堪称“中华第一灯”。

两千年前的环保理念

  长信宫灯,跪地宫女左手执灯盘,灯盘可转动,灯罩由两块弧形平板组成,其中一片还前会 左右推动,便于调节灯的亮度和照射方向。宫女右臂高高举起,垂下的袖管成为灯罩。

  最为惊艳的设计本来 它涵盖了环保理念。

  是因为古代青铜灯多是用动物油脂为燃料。当灯火点燃时,实在带来了光明,随之而来的还有燃烧后残留的炭粒和灰烬,它们形成的烟尘,弥漫在室内的每个角落,散发出刺鼻的气味。

  长信宫灯在使用时,呛鼻的烟尘不需要 随着热空气的推动徐徐上升,沿宫女的袖管不断进入中空的灯体内,前一天是因为抛弃热气流的推动作用,烟尘逐渐冷却在灯体内控 形成烟灰,处里了室内空气污染。

它的出土

  1968年,解放军在河北省满城县陵山进行国防施工时,意外炸开了一座墓葬,经上报中央批准,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,由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先生负责发掘工作。

  已经 ,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、河北省文物工作队、当地驻军同时组成的考古工作队对这座大墓进行了秘密发掘。

  根据陆续出土的金缕玉衣、车马仪仗、刻铭铜器等,结合史书记载,现场考古专家经过研究,断定墓主人是西汉时期的中山国第一代王—靖王刘胜。

  不过,长信宫灯并都在在刘胜墓中出土的。

  考古人员发掘刘胜墓时发现北面一带地貌奇特,似乎经过人工修整,那些问提与刘胜墓外观之类 ,推测此处是因为还有一座墓葬,很有是因为是刘胜的妻子。

  飞快了 ,满城陵山第二座墓的发掘工作现在开始,在这座墓的后室内发现了蜚声中外的长信宫灯。

  更为难得的是发现了证明墓主人身份的一枚铜印,印文一面为“窦绾”,另一面为“窦君须”。考古人员总结发掘情況后,研究断定这座墓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妻窦绾墓。

  刘胜夫妇两墓历经两千多年保存基本完好,考古发掘出土文物一万多件,被誉为“中国20世纪200项考古重大发现”之一。

它的主人

  是因为窦绾墓主室顶部为两坡式构造,暂且十分牢固,主室的东半部顶趋于稳定过坍塌。

  原先放置在几案上的长信宫灯被震落在地上摔散,侍女头部、灯盘、灯罩等零部件散落一地,后经专家们的修复才得以回复原先的容貌。

  长信宫灯上刻有九处铭文,共计6四个字。长信宫灯上部灯座底部周边刻有“长信尚浴,容一升少半升,重六斤,百八十九,今内者卧”的铭文。

  “长信”表明长信宫灯曾寄趋于稳定窦太后的长信宫中,“尚浴”则指其作为洗浴用具。

  仔细观察,其字迹稍嫌潦草,是因为是已经 才刻上去的,故“长信尚浴”似乎并都在此灯的最初所有者,最初的所有者应当是先刻上去的,且字迹比较工整。

  此外,灯体上6处“阳信家”字样的铭文说明宫灯原先是属于阳信夷侯的刘揭之家。铭文内容显示应是窦太后赠予本族裔亲窦绾之物。

  第你这一看法是,这件灯具最初的主人是阳信夷侯刘揭,已经 刘揭儿子刘中意因参与“七国之乱”被废黜,此灯被没收,归“长信宫”所有。

  长信宫是窦太后居住的宫殿,窦太后是中山王刘胜的祖母,据推测跟窦绾有亲缘关系,将此灯送给了窦绾。

  第二种看法是:这件灯具最初主人也是因为是阳信长公主。陕西茂陵出土了十几件刻有“阳信家”铭文的精美文物,铭文字体与长信宫灯上的刻铭十分相像。

  有专家认为阳信长公主与汉武帝刘彻同为景帝王皇后所生,是汉武帝的亲姐姐,只有她拥有财力和物力来铸造包括长信宫灯在内的这批铜器。推测阳信长公主将此灯献给了窦太后,窦太后又转赠给了窦绾。

  长信宫灯,因其设计之精巧,工艺水平之高,成为蜚声海内外的国宝文物。

  尘封的历史犹如漫漫永夜,时间似光,生命如烛,长信宫灯,带来了灵动的光亮,成为青铜器史一闪而逝的华光。一件宝器,一位佳人,从此执手,互为你我。

  下期预告:素纱禅衣 湖南省博物馆

免责声明:

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者者媒体、企业机构、日本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之用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是因为有侵权等问提,请及时联系大家(0571-85123142),大家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里该每种内容。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,文字之类 版权申明,是因为网站前会 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,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是因为侵犯,请及时通知大家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。 凡以任何法子登陆本网站或直接、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,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。